繁缕叶景天,繁缕景天图片

大家好,本篇文章给大家分享繁缕叶景天,以及繁缕景天图片对应的知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目录一览:

  • 1、灼热峡谷里的在那里可以找的到?
  • 2、儿童文学--火焰草
  • 3、冒险岛火焰草怎么拿
  • 4、新奇迹世界火焰草任务 在那
  • 5、这是什么花?有重谢!

灼热峡谷里的在那里可以找的到?

就在接任务那的下面的上洞里…有好几个入口的、上去的路上有个木块、在下面、山脚下有条路往旁边也可进去、不清楚的话上百度查、有图

儿童文学--火焰草

毕业后,我回到爷爷曾经住过的地方。

这是一条长长的,叫苜蓿园的大街,平日里异常安静;在这条安静的街上,有爷爷留给我的一家小小的花店。

刚搬过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一些风声——那是有关于我的对门的邻居的。

他就住在街对过,我偶尔会从街边张望一下,在那扇窗的后面,常常倚着一个深灰色眼睛的男子。他静静地坐在那里,胳膊肘疏疏落落地斜靠着,目不转睛地从街对面打量着我,猫一般深邃神秘。当我的目光和他相碰时,他只冲我微微一笑,随即消失在窗子后面。

日子一天天过去。

冬日里的一个清晨,外面的雪像天空中的云一样氤氲盘旋久散不去。

门“叮咚”一声,我吃惊地抬起头,那个深灰色眼睛的男子正大大落落地推门进来。

“你好!”我的邻居第一次和我打招呼。

“要买花儿吗?”我放下手中的活计。

“我要一棵千年火焰草。”

“什么草?”我吃惊地问。

“火焰草。”他说,“一种生长在活火山深处非常罕见的开花植被。”

“抱歉,我从没有听说过这种植物。据我所知,任何一种植物都不可能在火山里生长。”

我的邻居用他那双特有的灰色眼睛盯着我:“姑娘,我已经观察你许多日子了,只是你没在意已而——能让我四处看看吗?”

“那可不行!”我有些生气。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条街上流传着一些奇怪的传闻。站在我面前的人,究竟是神祗还是恶魔?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看着他说。

他听了以后,有礼貌地退到门边,从花架上取下一把含苞待放的花儿:“淡绿色的风信子,很少见啊!”

“是的,非常稀有。这是为今年的感恩节特别培育出来的。”我说。

“可以买这一束吗?”他问。

“当然。”我打开彩纸,拿出花结,忙碌开了。

一会儿工夫,一束鲜艳欲滴、宛如包在梦幻里的淡绿风信子被递了过去。男子拿着那束绝美的花饶有兴味地看着我:“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吗?”

“芷蒹。”

“很动听。”他说,“芷蒹,把手伸出来好吗?”

正当我迟疑的时候,他已经把这束花儿交到我的手上。

“这是我第一次送花给一个人,但愿没送错。”他临走时回过头来说,“我的话全在这束花里……再见!”

我捧着花儿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得到别人送的花。这样美丽,这样清新。默默地在大雪的天气里,在小小的空间里,温暖而安静地绽放着。

——我要说的话就在这束花里。

我明白这话的意思。

淡绿色的风信子,花语是:如果拥有善良的心,必将毫无保留地帮助别人。

我把“今日歇业”的牌子挂到门口,默默拉上窗帘。

花店后面是一间老屋。

我推开门,在一块深色的胡桃木上轻轻敲了三下。很快,砖墙缩了进去,我的面前出现一扇一人高的金色大门。推门而入,目所能及之处,是一片四季如春无边无垠的花园。各种各样奇花异卉在这里争奇斗艳,芳馥延绵。

穿过佛手藤蔓和银色蘑菇花径,我径自默默地走到墙角处的一座壁炉旁。

炉里的火燃得正旺,金星四射。

世界上唯一一株千年火焰草正在它的深处呼吸,成长。

这一直是我的家族不为人知道的秘密。

几个世纪以来,我的祖祖辈辈都无微不至地照顾它,为了守护它的安危,甚至流过血,丢过性命。

可是就在这几天前,它仿佛失去了以往的生机,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不耐烦地吞吐着火舌;两片修长的叶子朝着不同方向没精打采地耷拉着,叶片泛黑,花蕊瑟瑟地蜷缩着,像是一枚即将燃尽的焦炭。

次日,我披上厚厚的羽绒衫,走到对面的街上,用指尖迟疑地触碰着那扇厚重的门。就在这一刻,一只纤细的手几乎毫不犹豫地在我之前叩响了门扉。

定睛一看,是一个小女孩,十来岁的年纪,小脸冻得红扑扑的。

“还是让我来吧!”我说。

“谢谢!”她仰起脸问我,“你也是来找‘黄丝结’的吗?”

“这里的主人,名字叫‘黄丝结’吗?”

“是呀,”小女孩说,“难道你不知道?传说他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女孩的眼中充满了希冀。

这时,门冲我们打开了。

“小姑娘们,你们来很真准时呀!”“黄丝结”站在门里大声说,“和我料想的一样。”

我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他已经穿好厚厚的大衣,踏出门来。

“你要到哪儿去?!”小女孩急了,“请救救我爸爸!”

“黄丝结”爱抚着小女孩的脑袋:“孩子,我正要去呢!”

他转而看着我说:“芷兼,你愿意陪我们去看看这孩子的父亲吗?”

我点点头,拉上羽绒衫的帽子——外面冷得厉害,风雪很大。

我们三人就这样,一脚深,一脚浅地在大街上走着。偶而,转入一条狭窄的小巷。巷子两旁坐落着一溜儿低矮房屋,窗子大多是用厚厚的塑料袋和年皮纸糊起来的,在凛冽的风中呼呼作响。在巷子的尽头,我们挤进一间破旧的危房。

屋里几乎和屋外一样冷,只是风小些。

我看到床上躺着一个面色灰暗的男人,形销骨立,奄奄一息。他的全身用棉被严严地裹着,一动不动。因为脸朝向墙里,面目看不真切。

“爸爸!”小女孩跑过去,扶住男人,“他来了。我把他找来了。”

男人转过脸,我禁不住惊叫了一声。

“黄丝结”一把扶住我:“别怕,他的脸和全身是被高温锅炉烫伤的——那是一次非常可怕的事故。”

“爸爸是为了救别人脱险才变成这样的……”小女孩趴在父亲身上,轻轻地说。

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见外面呼呼的风声。

良久,“黄丝结”对我说:“走吧。”

正当我们要转身时,女孩站起来,一把拉住“黄丝结”的衣襟:“我爸爸没救了吗?”

“黄丝结”说:“别怕,孩子,现在还不是时候——三天后我会再来。在这几天里,答应我照顾好他。好吗?”

“真的会回来?”女孩将信将疑。

“一定。”“黄丝结”在门口和这孩子拉了拉勾

我和“黄丝结”走在凄清的大街上,谁也不说一句话,就这样,回到了长长的苜蓿园大街。

他打开门,把我让了进去。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他抬起手来,“呼”的一声,火炉便猎猎燃起来了。

“非常冷,不说吗?”“黄丝结”对我说。

“嗯。”我捧起一杯热热的茶。这些茶是茶壶自动倒出来的,悬浮在半空中。

“现在,愿意和我谈谈关于火焰草吗?”他倚在壁炉边看着我。

“对不起……”我说到,声音竟有些哽咽,“那是我们家族最珍贵的宝贝,爷爷唯一的遗物。”

“我能理解。”他意味深长地说,“任何人离开亲人的时候,心情都特别难受。”

他的手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火苗“呼”的一声从空气中蹿出来,凝聚在他的指尖。

他看着这簇火苗,缓缓地说:“火是由无数细小而活泼的微粒构成的物质实体。这种微粒既能同其他元素结合形成化合物,或以游离方式存在。当大量游离的火微粒聚集在一起时,就形成了耀眼的火焰,它弥散于大气之中,给人以热的感觉,由此,火元素也曾一度被人们称为“燃素”。

燃素是具有灵力的——就像这样。当火的灵力被人为地保存下来,注入到某一植物中,就形成了火焰草,它凝聚了燃素的精华,因而千年不灭……”

“可是,就在这一个星期里,它烧得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旺盛了。”我忍不住接过话茬,“我想我应该加倍保护好它的……”

“你说的没错儿,”“黄丝结”说,“可现在是要用它来救人性命!你也看到了,那女孩的父亲由于重度烫伤正卧病在床。如果没有火焰草的医治,我敢打赌:他活不过三天。”

“怎么医治?”我问。

“火焰草因燃素的灵力而生机勃勃,具备让一切火伤复原的功效。把它从火中连根拔起,用火杵捣烂,再加入我特制的硝石药引……”

“不!”没等他说完,我就大叫起来,“我绝对不会同意这样做!火焰草是我的传家宝,这样的话,它会死的!”

“黄丝结”用他那深灰色的眼睛看着我:“是的,姑娘,它会死的。但,有什么比救人更重要的呢?火焰草可以重新培养,而人的生命,以及随之诞生的延绵亲情虽然只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一旦逝去,就永远不在了——就像你的爷爷,就像你曾经所失去的……”

诚然,没等他说完,我已经用双手捧住面庞,泪水淹没了我的眼睛。

三天后,我抱着空空的花盆在风雪中矗立着。

“黄丝结”把一颗小小的闪着红色珠光的药丸交到我的手上。

“瞧,这就是用火焰草做的药——我想我们还来得及。”他说。

“我不去了,”我说,我愿意待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我等了许久。

一整天都在焦急地等待。

终于,傍晚时分,有人敲门——是那个个子矮矮的女孩。

我看见她兴高采烈地拍打着我的门窗。

“姐姐,姐姐!我爸爸的病好了!”

我开门让她进来,给她泡了一杯热乎乎的果汁。

“该谢的人是他,”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药是他做的。”

“可是,姐姐因此而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小女孩低下头,“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我欣然把她抱在膝上,情不自禁地吻了她一下:“你的笑容远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重要,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姐姐,给你看样东西——”女孩用一只手捧着我滚落泪珠的脸,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叠纸卷。

纸卷展开,这是一株新鲜的、用水培植过的绿萝,枝子绿茵茵的,坚韧挺拔;叶子纹路清晰,透着美丽的油光。我取来一只花瓶,把它插起来。

“真漂亮……”我由衷地说。

“喜欢吗?”小女孩搓着衣角,局促地对我说,“‘黄丝结’让我送一株绿色植物给你,我只找到这个……”

“是吗,”我说,“为什么送给我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喜欢,对不对?”

“当然!”我擦了擦眼睛。

“姐姐,你又哭了?”

“不,没有;真的。”

夜色在窗外缓缓地弥散开来。

我把女孩送回家,回来以后,独自一人趴在桌上,看着这株小小的绿萝。

它大约三寸来高,左右打开的两片心形的叶子,和我的火焰草几乎一模一样。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又一次落下来。爷爷不会怪我的——虽然火焰草没有了。

就这样,我趴在桌上睡着了。

梦里,我看到了爷爷,他从来没有在梦里这样的清晰,露出这般欣慰而安详的笑容。正当我要投入他的怀抱时,时钟刚好敲响了十二下。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一下看到“黄丝结”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着实吃了一惊,一下站了起来。

“对不起,”他轻轻地说,“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你已经做到了。”我说,“那个女孩非常开心,我也感到好过多了。”

他走过来,拭着我眼角的一颗泪珠:“嘿,虽然心里好多了,其实还是很想要回你的火焰草吧?!”

“管你什么事!”我没好气地说。

他踱到桌边,举起那瓶小小的绿萝:“爱哭鬼,给你变个戏法好吗?”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

只见,“黄丝结”不紧不慢地把花瓶托在手心,把指尖的那颗眼泪滴在绿萝那片碧绿的叶片上——柔和的叶片立刻变成狭长起来,闪着柔和的银光。随后,他从衣兜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把里面的东西倾倒入窄窄的透明花瓶里。

“这是什么?”我好奇地问。

还没等我问完,“黄丝结”就把指尖放在嘴里咬了一下,霎时,一滴珠状的血轻轻地落入花瓶里。当血和花瓶里的液体接触的一瞬,霎时腾起一片灼热的火光!

火苗迅速向上蹿着,不一会儿,这瓶绿萝便连同花瓶一起,在他手中燃成灰烬……

“你都干了些什么!”我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快赔我的绿萝和花瓶!!这时你第二次从我手中夺取最宝贵的东西!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别叫,我赔给你这个吧!”“黄丝结”按住我,从兜里掏出一双石棉手套,“快戴上!”

“啥?”我睁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黄丝结”手中的那堆灰烬里,一株小小的新芽正喷着火苗破土而出;细细的烈焰,沿着子叶稳健地燃烧,明媚而璀璨。

一团火死灰复燃的火焰,搂着新芽生长而出的蓓蕾,在黄丝结的手中尽情舒展着,闪亮地燃烧。不一会儿,这朵蓓蕾开出了硕大的花盘,宛如深夜最美丽的烟花!

“黄丝结”轻轻地,把这株闪亮的植物放在我套上石棉手套的手上……

天,这不是我的火焰草吗?

“啊呀,”我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你的火焰草到了花期,它从烈焰当中重生了。”“黄丝结”说。

“重生?”

“是的。”“黄丝结”不紧不慢地解释,“小姑娘,你知道火焰草的另一个名字吗?”

“另外一个名字?不知道,爷爷从没有提起过。”

“火焰草,又名‘凤凰羽兰’,这代表着,每一千年,它为了开花,不得不重生一次,否则就要死去。而它能否重生,完全取决于它的主人是否懂得关爱它的同时,还具备一颗善良的心。”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我的火焰草,火光照耀着我的脸。

“救死扶伤化成的灰烬加上主人依恋的泪水,还有我的血。这三样东西混在一起,凤凰羽兰就能重生。否则,它会在燃烧中消失殆尽。”

“原来这样!”我欣喜地说,“为什么爷爷没和我说过呢?”

这时,“黄丝结”终于露出了我们见面以来的第一次微笑:“谁知道呢?你自己去猜吧,傻丫头。总之,我接触过你祖祖辈辈无数个继承人,他们和你一样,从未让我失望过。”

冒险岛火焰草怎么拿

如果说的是米哈尔任务的稀有火焰草,要到有猪的图的最左边那个图(都是火野猪),然后在整个地图靠左上方的位置,会有一朵花(虽然只有一朵,但刷新率极快),对花按左键,就会掉出稀有火焰草

新奇迹世界火焰草任务 在那

接任务的npc原路往回走,你会看到有一个很大的通道,你沿着左边走,有个很难发现的坡,下面有一个山洞,进了山东遇到岔路一定要往右走,不然你会迷路,到有一个岔路门口有一个先锋,那里往左往右都有火焰草。

这是什么花?有重谢!

2楼说的好象是哪里查来的,怎么我查不到这个资料呢,应该是景天科的一种,你可以自己查查看

安龙景天

安龙景天(原变种)

凹叶大苞景天

凹叶景天

巴塘景天

白果景天

苞叶景天

宝兴景天

北京景天

冰川景天

薄叶景天

铲瓣景天

长萼景天

长萼宽叶景天

长丝景天

长珠柄景天

城口景天

齿叶景天

川滇景天

川西景天

川西景天(原变种)

垂盆草

刺毛景天

粗壮景天

粗壮景天(原变种)

错那景天

大苞景天

大苞景天(原变种)

大萼方腺景天

大萼啮瓣景天

大花川西景天

大花灰毛景天

大花景天

大炮山景天

大炮山景天(原变种)

大叶火焰草

单花景天

倒卵叶景天

倒卵叶景天(原变种)

道孚景天

德钦景天

的确景天

等萼佛甲草

邓川景天

东南景天

短尖景天

短蕊景天

对叶景天

钝瓣景天

钝萼景天

多花景天

多茎景天

繁缕叶景天

方腺景天

方腺景天(原变种)

费菜

费菜(原变种)

佛甲草

甘南景天

甘肃景天

高原景天

格林景天

寒地景天

禾叶景天

合果景天

红籽佛甲草

互生叶景天

黄绿景天

灰毛景天

灰毛景天(原变种)

伙连草

惑景天

吉林景天

尖叶景天

箭瓣景天

截柱佛甲草

景东景天

景天

景天属

距萼景天

堪察加景天

康定景天

康定景天(原变种)

糠秕景天

宽萼景天

宽叶费菜

宽叶灰毛景天

宽叶景天

宽叶景天(原变种)

盔瓣景天

阔叶景天

离瓣景天

镰座景天

裂鳞景天

龙泉景天

禄劝景天

绿瓣景天

轮叶景天

轮叶景天(原变种)

镘瓣景天

镘瓣景天(原变种)

毛籽景天

岷江景天

敏感景天

牧山景天

南川景天

能高佛甲草

啮瓣景天

啮瓣景天(原变种)

膨果景天

平叶景天

秦岭景天

青海景天

日本景天

柔毛景天

乳瓣景天

乳毛费菜

三裂距景天

三芒景天

三芒景天(原亚种)

山景天

山岭景天

山飘风

少果景天

石碇佛甲草

史梯景天

疏花佛甲草

双萼景天

四芒景天

四叶景天

繸叶景天

汶川景天

锡金景天

细小景天

细叶景天

细叶山景天

狭叶费菜

藓茎景天

藓状景天

小倒卵叶景天

小萼佛甲草

小景天

小三芒景天

小山飘风

兴安景天

兴山景天

星果佛甲草

亚高山景天

亚马景天

叶花景天

隐匿景天

玉山佛甲草

圆叶景天

缘毛景天

远齿粗壮景天

月座景天

杂交景天

折多景天

珠节景天

珠芽景天

爪瓣景天

关于繁缕叶景天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文内容,更多关于繁缕景天图片、繁缕叶景天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知识

树木盆景制作技法(修订版)怎么样,盆景基础知识图解树木盆景制作

2022-7-27 12:36:02

知识

植物生虫子怎么办,植物长虫怎么办

2022-7-27 12:42:02

0 条回复A文章作者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购物车
优惠劵
搜索